在线配资

公募上半年盈利曝光 浙商、方正富邦净利暂时垫底

  随着基金公司的上市公司股东半年报披露,截至8月22日晚,已有14家基金公司上半年的盈利情况浮出水面:华夏、银华、华安三家券商系公募净利润超两亿领跑;但浙商和方正富邦上半年净利润则亏损,排在最后两位。

  受今年上半年股市整体回暖的影响,相比2018年同期,多数基金公司的营收和净利出现明显改善。在已经曝光盈利情况的公募基金公司中,江信基金的营收同比增幅最大,增幅超过300%;而从净利润的指标来看,富安达基金的净利润增幅接近3倍。

  冰火两重天,在今年A股市场整体上涨的情况下,部分基金公司却交出了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双降的答卷,具体包括了诺安、兴银、长盛、金鹰、东吴等五家基金公司。以兴银基金为例,公司上半年营收增幅同比下降26.51%,净利润增幅同比下降37.91%。对此,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表示:“规模是影响基金公司业绩的主要因素,而市场回暖对基金规模会造成两个方向的影响,最常见的情况是业绩好吸引更多投资人选择买入该公司新发产品,促使收入提升;但与此同时,业绩好的产品本身,经常是业绩越好赎回越多,贡献管理费反而少了。”

  方正富邦权重产品贡献下滑

  在目前已经曝光财务数据的14家基金公司中,方正富邦目前的净利润数值排名垫底:今年二季度末,方正富邦的净利润只有-1770.08万元,而且较去年中期-1011.11万元的净利润下滑约75%。

  当然,方正富邦的营业收入也有值得诟病的地方。数据显示,方正富邦上半年的营业收入约4092.90万元,同时江信基金上半年的营业收入约4645.28万元,两家基本在同一水平线上;但是从规模而论,问题随之显现出来:方正富邦的规模大约是170亿,但江信基金的规模只有约16亿。

  而究其净利同比大幅下滑的原因,首当其冲的问题或许是“权重”产品贡献度下降,例如方正富邦金小宝。数据表明,方正富邦旗下基金的数量仅为14只,其中权益类产品的数量为8只,而固收类产品的数量则为6只。虽然货基数量最少仅两只,但今年二季度末的合计规模却达141.32亿元,其中贡献最大的就是方正富邦金小宝,彼时规模高达115.95亿元,占公司总规模的65.36%。

  但是该基金盈利能力的下滑却是不争的事实。《红周刊》记者查阅一季报和二季报数据,方正富邦金小宝今年上半年盈利2.39亿元,是公司旗下盈利最多的一只基金;但与去年同期实现的3.77亿元盈利相比,该基金所实现的净利润却同比下滑了57.7%。仔细探寻,基金规模的缩水或许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为115.95亿元,较去年同期缩水约20.97亿元。除了金小宝外,盈利能力出现明显下滑的还有方正富邦睿利纯债、惠利纯债等基金。

  另一显而易见的原因则是公司旗下的被动指数型产品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例如方正富邦中证500ETF。数据表明,该基金今年上半年直接亏损了561.21万元。作为次新基金,这只基金成立于2018年11月30日,但今年二季度末的规模仅剩下1.81亿元;无独有偶,与其几乎同期成立的ETF还有方正富邦深证100ETF,但该基金今年二季度末的规模也仅剩1.44亿元。《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这两只基金是方正富邦首次在ETF领域试水,虽然成立至今ETF市场一直火热,但它们却不幸遭遇尴尬。

  此外,《红周刊》记者发现,方正富邦的净利润亏损或许还与新发产品有关。数据显示,方正富邦实际上在上半年新发行成立了多只产品,包括了方正富邦信泓、方正富邦创新动力C、方正富邦中证500ETF联接、方正富邦深证100ETF联接等,但是从Wind披露的最新数据来看,这其中规模已经颇为迷你的不在少数:让人困惑的是,方正富邦红利精选C所显示的成立日期是今年的6月27日,但是到6月30日规模就已经降至为零了。此外,今年2月发行成立的方正富邦创新动力C,其在上半年末的规模也就仅余0.57亿了。

  综合《红周刊》记者的采访,尽管当前新发一只基金的费用呈下降,但对于基金公司而言尚不到裸发的地步,对于小基金公司,往往出现的情况是新发产品越多则亏损越多;再叠加新基金规模迅速回撤的因素,或许就会一起拖基金公司的净利润后腿了。

  浙商权益类基金势微贡献寥寥

  此外,浙商基金上半年也出现了亏损的情况。根据浙商证券的半年报,浙商基金在今年1-6月份实现营业收入3489.97万元,净利润-931.85万元。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二季度末,浙商基金的规模为231.4亿元,较去年二季度末缩水了53亿元。

  将时间线拉长,《红周刊》记者发现,实际上,浙商基金已经受规模缩水困扰多时:自2017年一季度末,浙商基金的规模达到609.7亿元后,公司规模处于长期缩水的状态之中,公司的盈利能力也逐年减弱;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681.25万元、978.35万元和-2184.84万元。对此,常玏表示:“成立年限较短的小基金公司,一般缺乏口碑的积累,实现产品规模增长较为困难,因此,公司会增加更多产品推广的成本。管理费少但推广成本高,导致公司净利润减少。”

  此外,《红周刊》记者也发现,公司一直将债券型基金作为发展的重心:二季度末,在公司的各类产品中,债基数量最多达到了10只。虽然公司债基的总规模已经达到了112.71亿元,但是多年以来在市场上的知名度却似乎平平,少见年终笑傲排行榜的时刻,没能成为浙商基金的一张王牌。

  对比来看公司的权益类基金,即便存在业绩较为出色的产品,其规模也未能明显增长,例如浙商聚潮新思维。截至8月22日收盘,自2012年成立以来,该基金已经取得了178.36%的业绩,年化回报率也达到了14.7%。但该基金今年二季度末的规模只有4.07亿元,据统计,同类基金平均规模大约为20亿元,其中易方达消费行业以及景顺长城新兴成长等产品二季度末的规模已过百亿。

  仍然聚焦今年上半年,或许受市场股强债弱的影响,公司债基的盈利能力较去年明显下降,惠利纯债、惠南纯债、惠享纯债等6只债基今年上半年的利润同比下滑,而惠享纯债今年上半年实现利润7291.38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了5799万元;比较而言,权益类基金的盈利虽然较去年同期出现改善,但主要归功于一季度利润的增长。今年二季度,聚潮产业成长和聚潮新思维均出现了亏损,亏损金额分别为1459.28万元和979.27万元。

  东吴基金营收净利同比双降

  与上述两家净利润亏损的公募相比,东吴基金所交出的答卷表面尚可,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0926.18万元,净利润也达到1237.98万元,但是两者均相比去年同期增幅下降,其中营收同比下降大约13.01%,净利润增幅下降大约27.79%。

上一篇:交易品种“四子”落地 “中国价格”国际声音响起来   下一篇:药明康德上半年营收增33% 归母净利润降17%